当前位置:帝天建设工程历史没有爱只有恨!乾隆为何对第二任皇后如此狠毒
没有爱只有恨!乾隆为何对第二任皇后如此狠毒
2022-09-26

乾隆皇帝一向自诩“十全皇帝”,实则为人刻薄,如对二任皇后乌喇那拉氏即为明证。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初,正当被打入冷宫的废皇后乌喇那拉氏奄奄一息之际,乾隆仍于七月初八日从圆明园启銮前往热河避暑而去,并无丝毫的侧隐之心。六天后,身边只有两名宫女乌喇那拉氏于惨淡中告别人世,据说其死前蓬头垢面,身后极其凄凉。对于乌喇那拉氏,乾隆爱得未必深,绝情却是至深。

与孝贤皇后截然不同的是,乾隆对这位继任皇后只有恨,没有悔;只有懊恼,没有遗憾。在接到乌喇那拉氏的死讯后,乾隆并不避讳而将“帝后失和”之事公布于天下,其中称:“据留京办事王大臣奏,皇后于本月十四日未时薨逝。皇后自册立以来,尚无失德。去年春,朕奉皇太后巡幸江浙,正承欢洽庆之时,皇后性忽改常,于皇太后前不能恪尽孝道。

此至杭州,则举动尤乖正理,迹类疯迷,因令先程回京,在京调摄。经今一载余,病势日剧,遂尔奄逝。此实皇后福分浅薄,不能仰承圣母慈眷、长受朕恩礼所致。”谕旨最后,乾隆不无恶毒的宣布:“若论其行事乖违,即予以废黜,亦理所当然;朕仍存其名号,三为格外优容。但饰终典礼,不便复循孝贤皇后大事办理,止可暇皇贵妃例行,交内务府大臣承办。”

听乾隆这意思,没有公开废掉皇后,似乎已对乌喇那拉氏够可以了;但无论如何,丧礼不能按皇后仪制办理而只能按皇贵妃的规格进行。皇帝的话,底下的大臣当然心知肚明。事实上,乌喇那拉氏的葬礼办得无声无息、无祭无享,非但没有按照皇贵妃的标准,甚至连低等的常在、答应都不如。目睹此景后,一位名为李玉鸣的御史实在看不下去了,其随后具折参劾内务府大臣,其中称:

“皇上在谕旨中已经指明乌喇那拉氏的丧仪参照皇贵妃旧例承办,但内务府完全没有遵旨经理丧仪,这与以往成例不符,也有违于前发谕旨。”按《大清会典》,雍正年间敦肃皇贵妃年氏去世时,皇帝辍朝五日,大臣以下、宗室以上五日内全穿素服,所生皇子摘冠缨、截发辫,成服,二十七日服除,百日后剃头。初薨日,亲王以下、奉恩将军以上,民公侯伯以下、四品官以上,朝、夕、日中三次设奠,咸齐集行礼。

此后,慧贤皇贵妃高佳氏、淑嘉皇贵妃金氏均按敦肃皇贵妃的丧仪进行。由此可见,皇贵妃丧仪虽不能与皇后丧仪相比,但也极为隆重。

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,乾隆接到弹章后顿时勃然大怒,随后即命将李御史革职并迅速锁拿,最后又将之充军伊犁。事后,乾隆大骂李玉鸣“巧为援引”,其间又“隐跃其词,妄行渎扰”,实属“丧心病狂”、“居心诈悖”。

李玉鸣被充军当然冤枉得很,而乾隆的判词更接近于一种强词夺理。事实很明显,李玉鸣纠劾内务府官员乃其职责所在,而其援引的成例也是《会典》上白纸黑字的记载,无可辩驳也无可混淆。乾隆之所谓“丧心病狂”、“居心诈悖”,实不知所谓也。但是,皇帝毕竟是皇帝,他是金口玉牙,要术不要法。乾隆这么做,无非杀鸡儆猴,以严惩多嘴的李玉鸣来封住天下人悠悠之口罢了。

帝天建设工程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232545698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